<p id="n9lnl"></p><pre id="n9lnl"><mark id="n9lnl"><thead id="n9lnl"></thead></mark></pre>
    <p id="n9lnl"></p>

        <p id="n9lnl"></p>

        <strike id="n9lnl"></strike><ruby id="n9lnl"><b id="n9lnl"></b></ruby>
          EN - 中文
          400-682-0097

          實現“雙碳”目標,預測未來30年投資可能高達500萬億元

          文章來源: 發布時間:2022-04-12

          2021年是“十四五”規劃的開局之年,也是碳中和元年。金融是推動綠色發展的重要支柱,大力發展綠色金融,是實現碳中和的重要保障。因此,一年一度財報季,綠色金融相關數據也備受關注。

          據統計,截至4月1日,已有23家A股上市銀行公布了2021年年報,共16家銀行公布了綠色貸款、綠色債券、碳減排支持貸款等綠色金融相關數據情況。

          其中,12家銀行綠色貸款余額突破千億,增幅達到了30%以上;兩家銀行綠色債券規模突破千億。此外,6家國有大行碳減排貸款總和為1664.39億元,占碳減排貸款總額的76.38%,占總額七成以上。

          中國已成為全球最大的綠色金融市場之一,2021年,綠色金融業務呈現出快速發展、多點開花的發展態勢,綠色信貸、綠色債券等蓬勃發展。此前,央行公布,2021年末,我國綠色貸款余額15.9萬億元,同比增長33%,存量規模居全球第一。2021年境內綠色債券發行量超過6000億元,同比增長180%,余額達1.1萬億元。

          但多名金融人士認為,我國綠色貸款余額當前距離“雙碳”目標所需的融資體量尚有不少的差距,預計2022年監管部門將繼續完善綠色信貸監管指導框架,通過MPA考核、綠色金融評價等方式,引導和鼓勵銀行業金融機構在合法合規、風險可控的前提下加大綠色信貸投放力度,持續深入挖掘綠色信貸的環境效益。

          業內普遍認為,2022年在轉型金融、ESG標準及綠色金融與普惠金融融合發展的相關政策非常值得期待。預計監管將加強對綠色金融創新的監管協調,建立綠色金融分析監測預警機制,強化綠色金融資金運用監督,有效防范化解潛在的金融風險等將成為綠色金融政策的重要發力點。

          四大行綠色信貸破萬億

          實現“雙碳”目標需要大量投資,有機構預測未來30年投資可能高達500萬億元,其中大部分需要銀行信貸支持,對銀行綠色信貸需求巨大。

          此前,央行公布,2021年末,我國綠色貸款余額15.9萬億元,同比增長33%,存量規模居全球第一。銀保監會公布,截至2021年末,國內21家主要銀行綠色信貸余額達15.1萬億元,占其各項貸款的10.6%。

          據統計,六大國有行的綠色信貸余額共86792.07億元,占據綠色貸款“半壁江山”。其中,工商銀行、農業銀行、中國銀行、建設銀行四家綠色信貸余額突破萬億。而工商銀行是國內唯一一家綠色貸款破2萬億大關的銀行。

          郵儲銀行行長劉建軍在該行業績發布會上介紹,近兩年,郵儲銀行內部強化激勵約束機制,把綠色信貸、綠色債券、綠色辦公指標納入對分支機構的績效考核體系,設計了一些項目的優惠政策,同時推進差異化的經濟資本計量,調動分支機構拓展綠色信貸投放領域和優質客戶。總體來看,成效非常明顯,特別是該行綠色貸款不良率保持在0.11%這一較低水平,既履行了社會責任,又收獲了自身的經濟價值、經濟效益。

          中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明明表示,國內綠色貸款余額當中,21家主要銀行的占比為95%,其中六大行的占比又過半,均反映出目前我國綠色貸款市場“頭部集中”的特點。這一現象并不奇怪,首先,大型銀行在國內銀行業的資產比重就比較高,截至2022年2月,大型商業銀行資產規模占全行業的39.7%;其次,綠色信貸往往對應一定的融資成本優惠,大型銀行相比于中小銀行而言,負債端成本更低,更適合進行綠色信貸的投放。

          2021年末,有12家銀行綠色貸款余額突破千億元,增幅達到了30%以上。但多名金融機構人士認為目前綠色信貸余額遠遠不能滿足“雙碳”目標的需求,未來銀行綠色信貸仍有巨大的增長空間。

          “從綠色貸款余額的絕對值來看,當前距離‘雙碳’目標所需的融資體量尚有不少的差距。”明明認為,從綠色貸款余額增速來看,銀行對于綠色發展的融資支持正在提速,2021年末綠色貸款余額增速達到33%,遠超全部貸款的余額增速。

          交通銀行發展研究部高級研究員胡妍斌表示,2021年國內主要銀行綠色信貸增幅達30%以上,遠遠高于貸款總額10%左右的增速,但從15萬億的絕對量來看,顯然是遠遠不能滿足“雙碳”目標的需求,未來銀行綠色信貸仍有巨大的增長空間。預計未來一段時間綠色信貸的增速仍將高于貸款平均增速,在貸款總額中的占比將進一步提升。

          中國銀行研究院博士后汪惠青表示,2021年以來,21家主要銀行的綠色貸款持續保持高速增長,惠及節能環保、清潔生產、清潔能源、生態保護、基礎設施綠化和綠色服務等眾多行業,為經濟社會綠色轉型提供了及時有效的資金支持。整體來看,綠色信貸余額和占比保持合理增速,符合預期。由于在“雙碳”目標下,經濟社會綠色轉型將創造長期的、巨量的資金需求,我國綠色信貸還有較大的增長空間。

          此外,今年有3家銀行綠色貸款增速搶眼:平安銀行綠色貸款增速達204.6%,中信銀行綠色貸款增速達140.75%,民生銀行綠色貸款增速達103.76%。

          在近期中信銀行業績發布會上,中信銀行副行長財務總監王康介紹,該行綠色金融快速發展,綠色信貸余額突破2000億元,增速達到141%。同時積極創新綠色金融工具,發行全市場首只碳中和主題公募債券基金25億元。

          六大行碳減排貸款占七成以上

          2021年由央行推出的碳減排支持工具對新能源、工業生產制造等領域的綠色項目提供了前所未有的融資便利。碳減排支持工具被視為綠色金融領域強有力的政策工具,備受業內關注。

          據統計,碳減排支持工具推出以來,截至目前共15家全國性金融機構通過官網公布了自身碳減排貸款情況:包括6家國有大行,3家政策性銀行,6家股份制銀行。但各家銀行統計的碳減排貸款數據的時間截點并不一致,部分銀行的統計時間節點為2021年7-12月,部分銀行的統計時間節點為第四季度,另一部分銀行公布了截至2022年1月的貸款數據。

          其中,6家國有大行碳減排貸款總和為1664.39億元,占21家銀行碳減排貸款總額的76.38%,占總額七成以上;3家政策性銀行碳減排貸款總和為323.91億元,占碳減排貸款總額14.87%;6家股份行碳減排貸款總和為190.66億元,占碳減排貸款總額的8.75%。

          預計今年碳排放貸款還有哪些值得期待的政策?明明預計,2022年碳減排支持工具還有擴容的空間,首先是大型的城、農商行也可以納入到工具的對象當中;其次是當前碳減排支持工具重點支持清潔能源、節能環保和碳減排技術三個碳減排領域,初期重點支持正處于發展起步階段,但促進碳減排的空間較大,給予一定的金融支持可以帶來顯著碳減排效應的行業。除了上述領域外,綠色建筑等領域同樣具備碳減排效益,若能納入,同樣對于碳減排貸款的投放具有促進作用。

          此外,2021年來,包括中信銀行、浦發銀行、昆侖銀行、日照銀行等多家銀行均對“碳賬戶”體系進行了嘗試,嘗試搭建“個人碳賬戶”場景,面向個人用戶推出了“碳賬戶”特色產品。

          多家銀行積極布局碳普惠、個人碳賬戶現階段的意義在于什么?

          “未來個人碳賬戶有可能和資金賬戶、信用賬戶一起,成為每個人都將擁有的賬戶項目。”胡妍斌表示,交行2021年9月份發行了以綠色低碳為主題的信用卡,該卡通過個人交易行為產生的大數據,核算各種低碳行為所減少的碳排放量,累計碳減排量可獲積分和榮譽證書,引導個人踐行綠色低碳生活。

          “未來,隨著低碳生活理念越來越深入人心,個人碳普惠產品的需求將不斷增加。銀行應積極布局個人碳普惠業務,不僅開拓新的盈利空間,也有利于逐漸積累個人碳排放的大數據,為建立健全個人碳賬戶打下數據基礎,也有利于引導社會經濟綠色低碳轉型。”胡妍斌說。

          兩家銀行綠色債券承銷規模破千億

          根據各銀行年報統計,截至4月1日,共有8家銀行公布了綠色債券相關數據情況,其中,中國銀行、工商銀行突破千億承銷規模,興業銀行突破千億發行規模。

          明明認為,興業銀行和中國銀行在綠色債券承銷當中處于領先地位,首先離不開它們在債券承銷市場上的業務優勢。

          取得成績的背后,有哪些經驗和案例值得分享?“中國銀行在綠色債券的發行、承銷、投資方面均保持市場領先,得益于中國銀行堅持在綠色債券產品和服務上進行創新,充分利用國際化經營優勢拓展綠色債券業務。”汪惠青介紹。

          在產品創新方面,2021年中行發行了全球首筆金融機構公募轉型債券、金融機構生物多樣性主題綠色債券和可持續發展再掛鉤債券。承銷境內綠色債券發行規模在銀行間市場排名第一。

          在業務國際化拓展方面,中國銀行2021年承銷境外綠色債券發行規模位居彭博“全球離岸綠色債券”排行榜中資機構首位,在境外市場完成多筆綠色債券定價,用于支持亞非歐多地綠色項目。

          “截至2021年末,我國人民幣綠色債券僅約占國內債券市場總體存量規模的1%,綠色債券市場總體規模仍然較小,還需鼓勵金融機構進一步創新產品,優化發行結構與投資者結構。”汪惠青說。

          2022年還有哪些綠色金融政策可期?對此,保爾森基金會高級顧問兼綠色金融中心執行主任孫蕊表示,今年中國的綠色金融政策將圍繞完善綠色金融標準、提升環境信息披露、強化綠色金融激勵機制、試點轉型金融工具并從政策層面推動金融機構開發更多與碳相關的金融產品,其中關于轉型金融、ESG標準及綠色金融與普惠金融融合發展的相關政策非常值得期待。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中國循環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