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28元体验金app-注册送28元体验金-唯一授权欢迎您!

力宾医疗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多地医疗机构止血带曝多次使用:有的已发黑

网责任编辑:力宾医疗 www.leebene.com已被浏览:586 次2018-4-11【

编者按 止血带是临床为患者进行静脉穿刺、注射、抽血时常用的器具,使用频率颇高,因直接与患者皮肤接触而带有大量病原菌。如果未经消毒就重复使用,容易导致医源性交叉感染。2006年出台的《医院感染管理办法》规定“接触皮肤、粘膜的医疗器械、器具和物品必须达到消毒水平”。本报5月18日刊发的题为《不洁止血带破了“绑规”》的报道,曝光了北京部分三甲医院医护人员在使用止血带时未严格执行“一人一带”操作规定的情况。记者在采访中还发现,止血带未经消毒就重复使用问题并未引起一些医护人员及患者的重视。这一现象是否普遍?本报为此专门组织部分地方记者展开了调查。

  济南个别止血带已发黑

  ■本报记者 王照重

 5月21日,济南市中心医院儿科护士在给患儿抽血时未做到“一人一带”。 王照重/摄 5月21日,济南市中心医院儿科护士在给患儿抽血时未做到“一人一带”。 王照重/摄

  5月20日、5月21日,记者在山东省济南市多家医疗机构走访调查发现,止血带重复使用的情况很常见,不仅患者对“一人一带”的规定不了解,就连部分医务工作者对此也并不重视。

  5月20日,记者来到山东大学第二医院一楼门诊采血处,看到几名患者正在排队采血,护士熟练地核对患者姓名、捆绑止血带、对采血部位消毒、抽血送检。采血过程结束后,护士会把用过的胶管止血带放进一个盒子里,下一名患者再来采血时,再从一个袋子里抽出一根“新”的止血带使用。

  随后,记者又来到山东大学第二医院儿科门诊处,几名儿童患者在家长的陪同下在门诊输液室排队等待输液。记者注意到,正在给一位小患者扎针输液的护士身旁的手推车上摆着一个装满了胶管止血带的塑料(9300,15.00,0.16%)袋。在输液过程中,该护士做到了“一人一带”。

  5月20日下午,记者又走访了山东省千佛山医院、武警山东总队医院、济南市中心医院3家三级甲等医院,除了济南市中心医院儿科门诊处重复使用止血带外,其余医院做到了“一人一带”。 记者当天下午在济南市中心医院儿科门诊处观察了约半小时,发现一位护士将一根胶管止血带连续给3位患者使用。

  5月21日,记者又采访了济南市历城区中医院、济南市历城区洪家楼街道办事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济南市历城区张田诊所,这3家医疗机构医护人员在给患者采血或输液时均未做到“一人一带”。在济南市历城区中医院的输液大厅,护士操作台上就摆放着一根胶管止血带,谁来输液都使用这一根。而在济南市历城区洪家楼街道办事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济南市历城区张田诊所,由于使用的次数太多,本来浅黄色的止血带的颜色已经有些泛黑了。在济南市中心医院,记者以患者家长身份问儿科护士:“这一根止血带多次重复使用能行吗?”“都是小孩子,没皮肤病,没关系。”对方答道。济南市历城区洪家楼街道办事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输液室的护士告诉记者,她用的那根止血带用的时间很长了,用坏了才换。

  南宁“新旧”混用

  ■黄诗稀 本报记者 顾艳伟

  5月18日至5月20日,记者对广西南宁部分医疗机构执行“一人一带”规定情况进行了了走访调查,发现部分医疗机构并未严格执行该规定。

  5月18日下午,记者在南宁市第六人民医院看到,输液室内坐了将近十个病人,输液室入口的右侧的操作台上,一个长方形的粉色塑料篮子里装着十几根胶管止血带。在给患者输液前,护士就从塑料篮子里取出一根止血带,用完后再放回去。用过的止血带和没用过的止血带混在一起,待下一位病人输液时,护士又随意地从篮子里拿起一根止血带继续使用。一位母亲带着刚输完液的孩子从输液室出来,对于记者问其是否注意止血带的消毒情况时,对方回答:“哎呀,我印象中都是这样重复用的啊,就那么一会儿工夫,应该也没什么大问题吧。”

  5月19日,记者在南宁市西乡塘区火炬社区卫生服务站及仁爱门诊等医疗机构暗访时也发现,这些医疗机构的医护人员在使用止血带过程中未做到”一人一带”。

  记者在南宁市走访调查也发现,也有部分医疗机构严格按照“一人一带”规范要求来使用止血带。

  5月19日,在广西民族医院的输液室,待用的胶管止血带被放在操作台的一个抽屉里,当有病人要输液时,医生就拿出一根止血带扎在病人手臂上,使用完后直接放入另一个红色小塑料桶内。

  南宁市第八人民医院的情况也比较好,护士在为患者输液时都能做到“一人一带”。该院的一位护士告诉记者,“止血带都是消毒过的,一人一根,用后会统一回收进行集中消毒”。

  5月20日,记者在广西区人民医院二楼输液室调查时看到,该院医护人员在使用胶管止血带时,也将使用过的及未使用的分开存放。该院感染控制科副主任唐玉梅告诉记者,该院每天使用的胶管式止血带在700根左右,对使用过的都会集中用含氯消毒剂进行消毒,然后再进行烘干处理。

  沈阳患者默认一人多带

  ■本报记者 王文郁

  记者了解到,早在2006年,为动员广大市民一同参与评选“全市十佳医院”活动,辽宁省沈阳市卫生局曾公布15条就医情境标准,请市民对医疗机构的医疗行为进行监督。其中,第五条情境是“护士在为您抽血时,是否做到一人一针一管一止血带一消毒”。一晃六年过去了,这一规定的落实情况如何呢?5月19日、5月20日,记者在沈阳市选取3家医院就此进行了调查,发现这一规定在执行过程中被打了折扣。

  5月19日午后13时30分,记者来到沈阳市第七医院,看到一楼化验窗口张贴了一张小告示——“抽血到2楼203室”。13时41分,记者随同几位患者和家属走进抽血室。摆在抽血操作台上有一根胶管止血带,护士拿起来绑在第一位女性患者手臂上,抽完血后解开,随手又把它放在抽血操作台上。之后,护士又准备用那根止血带往一位10来岁的小朋友的胳膊上绑,记者以小朋友亲戚的身份问其是否应该“一人一带”,护士看了记者一眼,随手将止血带放到身后的一个托盘中,从操作台下方抽屉中拿出了另外一根止血带。

  5月20日下午,记者先后来到辽宁中医院和沈阳市儿童医院进行了暗访。记者在两家医院调查时均发现,虽然一旁备有多条胶管止血带,但护士在实际为患者抽血、输液过程中,并未严格执行“一人一带”的规定。在沈阳市儿童医院,一位护士在记者一再追问为何没为患者换止血带时,解释说“忙忘了”。辽宁中医院的一位护士对于记者质疑其为何不执行“一人一带”的规定时,反问记者是什么身份,记者表明身份后,她随口表示“采访请找医院相关部门”。

  值得一提的是,记者在沈阳市第七医院和沈阳市儿童医院发现有护士没有做到“一人一带”,当着患者和家属的面就此提出了质疑,而患者和家属对此却没有反应,默认了护士的做法。而对于“一人一带”的相关规定,绝大多数患者表示没听说过。

  长春一次性止血带多次用

  ■本报记者 李洪涛

  连日来,记者在吉林长春市多家医院、血站设立的义务献血屋走访调查时发现,这些场所均未做到“一人一带”,普遍存在重复使用止血带的现象,有的止血带因长期使用,带体甚至都已脏得发黑。

  5月19日下午1时40分,在长春市中心医院一楼门诊静点室内,几位患者正在排队等待输液。记者注意到,女护士给一位70多岁的老大娘扎针输液后,随手将胶管止血带放到了桌子上。随后,一位年轻女子前来输液,女护士拿起桌子的止血带再次使用。在该院二楼的检验科采血室,记者看到了同样的场景,几条止血带随意地摆放在桌上,每当有患者前来采血时,女护士随便拿起其中的一条止血带使用。

  当天下午3点,记者走访了长春市中心血站在街头设立的几处献血屋。位于重庆路与人民大街交汇处附近的献血屋由于地处市中心的繁华地段,每天接待很多义务献血的市民。记者在该献血屋看到,工作人员使用的胶管止血带看上去很脏,带体上有的部位已经发黑。记者对此提出质疑时,一位工作人员连忙拿起止血带说:“我去洗一下。”随后,记者又分别走访了位于长春市中东大市场、长江路步行街的两个献血屋,发现其采血用的止血带也都是重复使用的,同样存在带体很脏、有的部位已经发黑的情况。

  5月20日上午10时许,记者走进长春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一楼急诊静点室时,两名护士正在为患者扎针,在这里,止血带也是重复使用的。在二楼检验科采血室,一位护士称,该院的止血带是重复使用的,但定期会集中消毒。谈到因何不使用一次性止血带时,护士说:“一条几元钱,成本太高了。”

  10时30分,记者来到吉林省人民医院一楼门诊静点室时,不由得眼前一亮。原来,该门诊静点室使用的是一次性止血带。在护士的操作台上,摆放着一盒乳白色扁平状的止血带。然而,记者观察了几个患者的输液情况后,发现一次性止血带在使用上并不是一次性,护士每扎完一个患者后,使用过的止血带并没有扔进医疗垃圾箱,而是重复使用了多次。面对记者的询问,护士说:“只要不沾上血迹或者脏了,一次性止血带就可以多次重复使用。”在该院二楼的检验科采血室,一次性止血带也同样是被重复使用的。

  11时20分,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门诊静点室内,很多患者正在排队接受输液。记者注意到,该院使用的是胶管止血带,也是重复使用的。在三楼采血室,一位护士使用一条止血带,一连为5名患者扎针输液。她向记者表示,每天医院有专门的人员前来取走这些当天使用过的止血带,并进行集中消毒处理,然后再分发下来继续使用。

  针对医院重复使用止血带的情况,记者随机采访了部分患者及家属。20名受访者中,15人表示不知道有一次性的止血带,也不知道使用止血带应该“一人一带”。在吉林省人民医院急诊室,患者赵先生说,止血带直接接触患者皮肤,重复使用不卫生,确实应该“一人一带”。

  福州“旧”带收集桶成摆设

  ■本报记者 张文章

  5月19日至5月21日,记者对福建福州市区几家医院抽血室、输液室进行暗访调查时,发现医护人员在为患者进行抽血或静脉穿刺时,并没有严格执行止血带“一人一带”的相关规定。

  5月19日上午9时许,记者来到三级甲等医院福建省立医院二楼抽血室。室外排队等候抽血的有几十人,患者依据排号顺序依次进去抽血。抽血室内,3个窗口同时开放,3名护士正忙着给患者抽血。半小时内,记者依次观察这几个窗口使用止血带的情况,发现虽然采血护士旁边放置的胶管止血带有几十根,但一根止血带往往要被多次重复使用后才更换。

  9时50分,记者来到该院三楼的输液大厅,这里汇集了门诊和急诊的输液患者。记者细数一下,输液大厅正在挂瓶的患者有50多人。在静脉穿刺输液服务台前,记者看到,3个服务台仅有两个旁边摆放着写着“脏止血带”字样的塑料收集桶,收集桶内分别放置3根和4根使用过的止血带。3个服务台上都随意摆放着一根止血带,每有患者前来,护士就拿起止血带为患者捆扎胳膊。一名儿童患者因手腕血管太细,护士便对其小腿进行静脉穿刺,于是那根重复使用过多次的止血带便用于捆扎小腿。在记者观察的20分钟内,止血带被重复使用多次,未见一名护士将使用过的止血带放入“脏止血带”的收集桶。11时30分,记者重返该输液大厅,看见这两个“脏止血带”的收集桶内只多了两根,一个从3根变成5根,一个依然是4根,而大厅里仍然挤满了输液患者。

  在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门诊部,记者看到的是另一番景象。在其二楼抽血室,5个窗口有4个窗口正开放着,记者观察发现,每为一名患者抽血,医护人员都使用“新”的胶管止血带。医护人员手边放置有一大筐的止血带。窗口医生告诉记者,这些止血带全部经过消毒,按“一人一带”的规定,她今天已经用了几十根。这名医生说,多的时候,整个抽血室一个上午要用700多根止血带。在协和医院输液大厅,几个静脉穿刺服务台的护士操作也都符合“一人一带”的规定。

  三级甲等医院福建省人民医院使用止血带的情况也比较规范。5月20日上午,记者在该院输液室看到,胶管式止血带都放在密封的消毒罐中,当为患者进行静脉穿刺时,护士才从消毒罐中取出止血带。使用过的止血带则放入另一侧装有消毒液的红色回收桶中。护士赖爱珍告诉记者,胶管止血带并非一次性产品,经过消毒、烘干后的止血带可以重复使用。在该院抽血室,医护人员每次用完止血带,都自觉将其放入脚边的红色的回收桶内。

  5月21日上午,记者在三甲医院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抽血室观察发现,医护人员均能按“一人一带”规定进行操作,抽血室工作人员称,这里一天至少要用五六百根胶管止血带。但在该院输液室,一名姓林的护士却随手用服务车上已使用过的止血带给下一个患者使用。在三级乙等中医医院福州市中医院输液室,记者看到同样的情景:使用过的胶管止血带被随意摆放在手推车台面上,护士为患者输液时,重复使用同一根止血带。

  记者在采访期间随机询问了多名患者,大多数患者表示对“一人一带”的规定并不熟悉,对医护人员是否严格执行“一人一带”规定也不关心。